仙界奇主小说 第二十一章节 梦想

【仙界奇主小说 第二十一章节 梦想】
修炼法术的事情,就算邹怡说出来,又有几个人能够相信的?
那毕竟只是传说,是千万年前的传说,谁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现在相信这个的人,绝对是少之又少的。
时至今日,尽管有些人看到了邹怡的特殊之处,但是没有人想到邹怡的特殊之处是因为他懂得法术。
邹怡其实也不用担心什么,就算大家有所怀疑,谁又能联想到这个上面来呢?
大家心中,所谓的法术,不过也就是骗人的神棍做出来的把戏而已,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威力的。
就像某些魔术师,靠道具和某些手段做出来的花样魔法,看是好看,但是要真的用来实战的话,还不如别人手里的一根棍子的。
邹怡等人被另一架直升机带着去国安组办公大楼,一路上众人都累了,昏昏欲睡,居然是没有人开口说话。
国安组的四个成员都围着刘老,低声说着什么。邹怡本来是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的,但是他急着要修炼,便没去仔细听。
到了国安组办公大楼,众人被安排去休息,各自散去。
邹怡被单独安排在一个房间,虽说不是什么五星级的酒店,但是房间布置的很是舒适,也算是符合大家活儿的要求的。
国安组没有急着审问大家,经过白天的事情,国安组的人已经明白,这些人中,并没有所谓的凶手。
境外的组织已经宣称对隧道事件负责,那就没必要再查什么了。
国家要做的,是和境外的组织来一次正面接触,做些该做的事情。
这些事情和邹怡似乎没什么关系了,他要做的是,赶紧修炼,恢复之前的消耗,然后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实力增强一点点。
邹怡在修炼,苏墨也没有闲着。她居然像一个人类一样,贪婪的大吃起来。
苏墨把国安组给邹怡准备的晚餐吃掉了大半,她的胃口居然好的令人咋舌。
邹怡修炼之中,自然不知道苏墨在做什么。其实就算邹怡看到了苏墨的吃相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。
苏墨在古书之中千年,现在已经很是虚弱,需要补充能量的。即便是邹怡不知道书灵吃掉的食物是如何被消化吸收的,他也不会多想,更不会多说。
看不起邹怡的苏墨,脾气可不好,万一惹急了苏墨,邹怡也是会吃些苦头的。苏墨现在的实力,可比邹怡要强大很多。
书灵其实就是某种特殊的能量体,和人类相比,差别也并不是很大的,都是生命体。
既然是生命体,吸收食物中的能量维持自己的生命,也很正常不是?
邹怡现在的梦想是找一个绝对安静,天地灵气充沛的地方好好的修炼。在此之前,他需要做些事情,挣一些钱,买一些必备的物品。
修炼的同时,不也是需要吃饭穿衣的吗?没钱可什么都搞不成的。
这大约就是邹怡现阶段的梦想,安稳的修炼,不愁吃穿。
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,邹怡正考虑以后的事情呢,就有人敲门了。
打开房门之前,邹怡给苏墨一些时间回到古书之中,以免吓到了造访之人。
待苏墨回到古书之中,邹怡拉开了房门。
出乎邹怡意料的是,来访的人居然是冷美人儿阿媛。
看到阿媛站在门外,邹怡有些意外,笑着说道“阿媛小姐,你是来找我的?”
阿媛微微点头“我有话想和你说,不知道方便进去吗?”
邹怡侧身让在一旁“请进,我正在吃晚餐,阿媛小姐吃了吗?”
晚餐其实是苏墨吃的,邹怡刚才在修炼,还没有来得及吃上一口了。
不过为了不让阿媛生疑,邹怡只能这样说了。反正就算邹怡将所有的食物都吃了,阿媛应该也不会在意的。
阿媛摇摇头,走进房间,在房间内的沙发上坐下来,优雅地说道“你继续吃,我们可以边吃边聊。”
邹怡也不客气,随手给阿媛倒了一杯水,自己坐到餐桌边,大口的吃起来。
他这时候也饿了,边吃边聊也不算是什么失礼的事情。
阿媛看着邹怡,慢慢说道“你为什么不能现在就加入国安组呢?可以告诉我原因吗?”
邹怡随口说道“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,这个……我可能要花几年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情,还必须是专心致志的做……”
“几年?”阿媛秀眉微皱“你的这件事情,别人能帮忙吗?”
邹怡一愣,阿媛便解释道“我的意思是说,我可以帮你吗?缩短你做这件事情的时间,让你可以尽快的加入我们国安组。”
邹怡想了想“如果你们国安组可以预付我一些工资的话……我是说可以的话,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帮助了。”
邹怡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脸红,一个大男人,在美女面前说自己没钱,的确是很难为情的。
阿媛也没有想到邹怡会这样说,微微一愣之后,居然是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“这个自然是没问题的。不过我觉得你没必要预先支付自己的工资,你大可以直接问我借钱,这样更简单。”
邹怡看着阿媛,他看到了阿媛的笑意,却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“这个我们不算很熟的,贸然借钱似乎不太合适……”
阿媛说道“没什么不合适的,我也不是什么条件都没有的。”
邹怡笑了“那请问阿媛小姐的条件是什么呢?”
阿媛说道“我要你保护我一年,在未来的一年内,不管我到什么地方,你都要和我在一起,保护我的安全。”
邹怡一愣,随即笑了“阿媛小姐说笑了,你的身手我见过,我可保护不了你……”
阿媛说道“我要你做我的眼睛,帮我提前发现敌人……未来的一年,我将暂时离开国安组,去进修一年。在此期间,我不能带枪,也不是国安组的人。遇到危险之后,我只能独自面对……这些年我在国安组内做事,得罪了很多人。所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