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界奇主小说第二十七期章节 冤枉

【仙界奇主小说第二十七期章节 冤枉】
这是大好事,之前还有些担心的沈素素,这个时候再也不担心了。
只要记住了她传授的东西,日后邹怡自己定然是可以慢慢的融会贯通的。
即便如此,有些东西,比如文学,沈素素依旧要求邹怡像个真的高中生一样,一遍又一遍的大声朗读记忆。就算邹怡早已经记忆的滚瓜烂熟了,她依旧要求邹怡多读几遍。
书读百遍其义自见,这是绝对正确的道理。很多生涩的文言文,古代的诗词之类,邹怡朗读多遍,加上沈素素的解释,他也能够领悟其中的含义的。
外语之类就更不用说了,死记硬背就是硬道理。不过邹怡是不太喜欢英语之类的外语的,他总觉得自己国语都没学好,就去学习别人的语言是一种浪费。
沈素素算是严师,对邹怡的态度很是严厉,稍有不满意就会直接说出来,丝毫不给仅仅比她小了一点点的邹怡面子。
这只是邹怡跟随沈素素学习的一些琐事,和一般的学生也没什么差别。
邹怡最重要的事情是修炼和保护欧阳媛,他白天跟着沈素素学习,接送保护欧阳媛,完全没有精力做的别的事情。
晚上回到宿舍,他才有时间静静的修炼。
邹怡的宿舍,并不在学校内部。欧阳媛和沈素素的宿舍也不在学校的内部,他们这些人,身份各有不同,是不可能就住在学校内部的。
宿舍是邹怡没见过的欧阳媛的家人安排的,据说把整栋房子买了下来,当做是未来一年他们三个人的宿舍。
邹怡住在一楼唯一的房间内,他要保护欧阳媛,住一楼相对方便一些。
一楼本来是有很多房间的,但是被欧阳媛的家人更改了用途。整个一楼,一个百多平米的健身房,一个超大的餐厅,还有厨房,卫生间等等。
二楼是欧阳媛和沈素素的房间,每个人的房间都大的离谱,像是一家人的家居房似的。
三楼也是顶楼,有一个室内的大泳池,恒温的,无比的奢华。泳池的旁边有专门的更衣室,桑拿室等等享受生活的房间。
整体来说,欧阳媛的生活,就是无比的奢侈的。
邹怡被命令不能上二楼,更不能去三楼。他和一个保姆都被如此命令,不过保姆还可以去楼上打扫打扫什么的,他却是半点儿上去的理由都没有。
房子在别墅区,距离学校有些远,但是也足够安静。
邹怡不在乎这些,也从未想过要求二楼和三楼。他回来之后的主人任务是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潜在的危险,然后就回自己十多个平米的房间精心修炼。
偶尔的,他需要出去买些东西。他身边还有个苏墨,要求不算太多,但是偶尔也需要他去买些东西的。
邹怡最怕的就是这个,每次买东西的时候,他的脸都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。
更为难的是还得瞒着住在一起的欧阳媛和沈素素,他们可是没事就在一楼健身房健身的,而健身房正好正对着大门,唯一的离开房子的门户。
每次邹怡都和苏墨说些好听的,尽可能的晚上出去卖苏墨需要的东西,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。
比如今天,刚刚从学校回来,苏墨就命令邹怡马上出去给她买东西。
清单是苏墨自己拟好的,上面密密麻麻的至少有四十种不同的商品要买。
邹怡打开房门就看到沈素素已经在健身房了,欧阳媛大约稍后也会来健身房。
这时候出去,是一定会被问到干什么去,邹怡不可能每次都说出去透透气,这借口已经用的不能再用了。
再用的话,欧阳媛和沈素素一定会怀疑邹怡出去是做什么坏事去了。
这时候是下午五点,距离天黑还有至少两个小时。邹怡想和苏墨商议,苏墨却是根本不理会邹怡,还威胁邹怡,要是现在不去买的话,她就突然出现在欧阳媛和沈素素的面前,让邹怡自己去解释苏墨的来历。
邹怡自然无法解释苏墨的来历,也担心苏墨这样突然出现会将欧阳媛和沈素素吓个半死。
欧阳媛和沈素素定然是会将突然出现的苏墨当做妖魔鬼怪的。
邹怡思考再三,装着胆子走到健身房,穿过健身房,直接走到大门口。
沈素素没有注意到邹怡似的,自顾自的一台跑步机上跑步。欧阳媛也还没有下来,大约正在换衣服,做运动的准备。
邹怡暗暗松了口气,正庆幸自己不用再找借口了,就听沈素素说道“见面装不见,只因心有鬼。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邹怡一怔,随即明白了沈素素取笑他偷偷摸摸要离开的意思,便回头看着沈素素,想要说出自己刚才想好的了借口。
不过他转身就看到沈素素,顿时就呆了。
沈素素一身粉红色的运动装,正看着他笑。她运动之中脸色红润,加上运动装将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,没得简直不可方物。
这时候的沈素素,绝对是非常吸引人的眼球的。
邹怡正年轻,看到这时候的沈素素,便有些失神了。不过他到底是修炼了法术的人,自制能力还是很强的,很快就回过神来,在沈素素脸色微变之前,及时的说道“正想心中事,一时未见君。听到君之语,疑是九天仙。”
邹怡本是要说几句好听的,以免沈素素生气,没想到顺口说出来,倒也有些打油诗的意味了。
沈素素听了邹怡的话,原本已经微变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惊讶了“你还会作诗吗?”
邹怡笑了“我哪里会作诗啊,随口说出来而已……让老师你见笑了。”
沈素素喃喃地说道“听到君之语,疑是九天仙……很好,冲你这句诗,刚才你的无礼举动我就当时没看到吧。你我去哪儿?又去外面鬼混?”
邹怡脸色一红,说道“我去买点东西而已,你别误会……”
沈素素笑了“脸皮倒是很薄,不过你隔几天就悄悄的一个人出去,真当我们不知道你去做什么了吗?大半夜的一个人悄悄溜出去,我们可都看到了的。”